×

刷爆B站的中国风动画,就差周杰伦主题曲

96
Sir电影 Verified account
2017.11.03 11:41 字数 1945

年初,表妹安利过一部动画短片,《相思》

这短片上线一周,播放量5000万,10天全网点击破亿。

爆红同时,口碑没崩,豆瓣评分8.3

网友纷纷表示,这才是中国动漫的正确打开方式。

如今,主创团队又出新作——

《饮湖上初晴后雨》




依然出色。

这是“中国唱诗班”系列第四部,上线后,网播量迅速破亿。

对于这部动画,表妹和你们一样,简简单单三个字形容——

中国风

事实上,该团队出品的,不仅是《饮湖上初晴后雨》,前三部《元日》《相思》《游子吟》,均带有强烈中国特色。

中国韵味是它的本真。

中国唱诗班是上海嘉定的文化项目,目的就在于,结合地方文化,宣传中国风俗。

配乐很中国,16首经典古诗词,由著名作曲家易凤林谱曲。唱诗唱诗,就是这么来的。

故事很中国,取材嘉定历史上的名人雅士,有缠绵悱恻的爱情,有寸草春晖的亲情,还有屡试不中的落寞。

《饮湖上初晴后雨》,配乐来自苏轼同名古诗,故事则来自“嘉定四先生”之一的娄坚。

娄坚,字子柔。他的老师是归有光——就是写出“庭有枇杷树,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,今已亭亭如盖矣”那位。

娄坚曾经渴望中举出仕,他诗文出众,颇有一番才气,奈何屡试不第。

《饮湖上初晴后雨》正是讲述娄坚科考失败后,于中秋佳节和朋友泛舟饮酒的故事。

中国韵味于它,体现在方方面面。

举个例子,《大鱼海棠》上映的时候,也被盛赞中国风。










诚然,鲲、祝融;嵌入一些中国特有建筑(比如福建土楼),是《大鱼海棠》为中国文化的一种寄情。

但故事呢?

不过用丰厚的历史做了一个俗套的三角恋故事。

甚至画风,也能看出宫崎骏《千与千寻》的痕迹。




有形无意。

而,中国唱诗班系列恰恰做出了这层

一在于, 它懂得用意象。

《饮湖上初晴后雨》中,放榜后,娄坚没考上,跌倒在地,水洼倒映出他耷拉的眉头。




朋友请他喝酒,他端着酒碗,碗中倒映出他的怅然若失。




独自来到船边,又是一个仰角分镜,湖中倒映出娄坚的身形,一颗泪水滴落,模糊了倒影。




连用三次倒影的意象,这不就是顾影自怜?!

娄坚孤独失意的形象立马鲜活。

中秋佳节,娄坚还没从科考失利的阴影中走出,云雾遮住了明月,一切都显得那么阴暗愁苦。




后来,听了他人一席话,顿时豁然开朗,人生之大,何苦执着于小小考试。

云雾渐渐散开,明月皎洁,恰似娄坚开阔的心境。




年初的《相思》同样妙。

讲嘉定名士王初桐和六娘的故事,两人青梅竹马,长大后互生情愫,奈何门第有别,最终六娘嫁作他人妇。

《相思》开头是这么设计的——

片名隐去后,独独留下红豆,红豆晕开,变成了伞。




红豆是相思,代表两人情愫。

伞,是“散”,暗示两人结局。

短短几秒开篇,可见主创用心。

难怪导演彭擎政敢说:

唱诗班系列的每一支短片都值得看上三遍,而且每遍都会有新的发现。

善用意象,既精简了镜头,又使得片子含蓄,余味悠长。

二在于,它懂得用意境。

黄昏时分,夕阳西下,一行人泛舟湖上,右边老翁垂钓,左边农人耕作。

小船缓缓前行,船桨在湖中划出流光溢彩,世界都暖洋洋。

田园牧歌,大抵如此。




入夜后,各家挂起红灯庆祝佳节,近看是人间烟火,远看是人间仙境。

水墨的笔触,尽是幽远的古风余韵。







表妹看这动画,是边看边感慨,不仅要眼灵,还得手快啊——

每一帧(截下来),都是画啊。

当然,最为关键的,《饮湖上初晴后雨》传达了中国情意。

说到底,它是透过娄坚,折射了古代读书人的普遍理想——

出仕

儒家强调,穷,则独善其身,达,则兼济天下。

在封建社会,要想“达”,做官是王道。

但不是每个人都是王孙后代,庶民要做官,只有通过读书,参加科举考试,进阶庙堂。




但不是每个人都能中举,一举成名天下知的,毕竟少数,更多的是十年寒窗无人问,再过十年还是无人问。

即便中了举,当了官,也有很大可能受排挤、遭贬黜。

惆怅失意,是绝大多数古代文人的常态。

婉约派的柳永安慰自己,金榜题名有屁用,不如喝个小酒唱个小曲自在。(忍把浮名,换了浅斟低唱!)

豪放派的苏轼感慨万千,人生就是一场梦啊,我要和江上的明月一醉方休。(人生如梦,一樽还酹江月)

即便飘逸不羁的李白也以怒为枪,人生这么不如意,老子明天还是披头散发去划船吧。(人生在世不称意,明朝散发弄扁舟)

这种迷惘与雄心交织,残酷与无奈并置的复杂情意,可以说,是一代代中国人精神世界的真实镜像。

而,又有多少中国动画能够看见,并还原呢?

中听的话就不多说吧。

近些年,我们常听到“国漫崛起”“国漫之光”的讨论,但客观来说,这些国产良心,比起当年的《小蝌蚪找妈妈》《牧笛》《大闹天宫》,差距仍肉眼可见。

好就好在——

“中国唱诗班”制作团队始终保持一份难得的清醒。

他们没想那么大,没想那么远。

他们埋头于手中的活,用心,从一个镜头,到下一个镜头。

他们,大多数是85后,90后。







在表妹看来,文化的传承从来不是靠喊,靠叫。

是步履不停。

是艰难跋涉。

《饮湖上初晴后雨》当然不完美,但我仍愿意为它打CALL。

因为这班年轻人告诉我们——

中国风不是一种符号,更不是一个句号。

日记本
Web note ad 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