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深山,留守儿童

96
叶麟潇
2017.11.03 12:14* 字数 453

哥哥,爸妈什么时候回来

瞭望,远方的家,车鸣飞去

一排车轮扫过的春天,我甩进了冬眠的记忆

啊,童年是一座摇晃迷失的铁桥

他冰冷地通向钢筋混凝土的世界,捏碎着多年往返一次的两张褶皱车票


父亲母亲,身后的背影,被太阳炙烤焚烧

童年少年,年轮的计算,被岁月单独整没

我活在深山,混满孤独是一座被低估的坟

这里已经长满青草,风吹得多大看不见我

蜘蛛来我这够不着的高度,每天更新一张网

那网上粘连的尘土,嘲讽我的根不在这生长

这新月做成的炉灶,残缺的火种寒了我的胃

知识的脚忸怩踩空,思维的墙倒下刻满叛逆

泥土里流淌着的世界,我终将在这里生长病死,直到我埋入知觉的麻木

流水里清澈着的家乡,她还是会不断地流走稀释,直至我看到清澈见底


父亲母亲,我是一颗埋在远方的种子

我经历过虫草腐烂,鸟兽雕琢,森林恐吓

我经历过车鸣的幻听和隔壁家孩子的欢笑

我已经偷偷长成褶皱弯曲的小树,如果云知道,请不要埋怨,也不要伤心

这是一棵深山留守的小树,风不知道她该瞭望的方向,应该是一副什么样的模样

如果世界真的是一座小小的森林

父亲母亲,请你们一定要回头耐心找找

迷茫的人终归迷茫,相逢的人终会相逢

日记本
Web note ad 1